2012年11月13日星期二

以政治为业的人——政治家


政治家曾经是一个相当严肃的概念,通常是指那些具有谋略和管理能力、超强意志力、为理想而奋斗并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杰出人物,但在现代社会,这不过是一种职业,是指以政治为职业的特定群体。他们中有高尚人格并实践了某种远大理想的杰出政治人物,也有投机钻营的骗子,但这个职业群体的主流既不是杰出的历史人物——人类社会不需要那么多伟大人物,也不是投机钻营的骗子——在一个开放的社会中人民不大可能被一个骗子一直骗下去,而是那些在国家各个治理层面代表公众服务公众以政治为职业的人。他们的主要能力是感知并表达大众的声音,沟通、说服甚至讨好大众的能力。他们未必是很好的管理者和执行者,但他们是大众利益的代言人,他们具有相当的公信力。在民主的制度下,他们通过公开竞选当选公职,是人民选出的“公仆”。一个国家里不只有一个或者少数政治家,而是各个层级有很多政治家,他们是议员、市长、州长等民选代表。

                         职业专长

作为一种职业,现代政治家需要一些职业专长:

政治家首要的能力是对公众愿望的感知和表达能力。和专制社会的政治家不一样,现代政治家不可能利用强迫和恐惧的方式要人民服从以改造人们的观念,现代政治家也可能诱导民众改变观念,但主要是发现人民的观念和需求。政治家需要有能力找到一种感觉,即多数人的正义感。大到整个国家,小到一个社区,不同的人群中总会有某些共同的愿望和要求,政治家能够敏锐地感知到某个群体的愿望,把他们的愿望总结出来,表达出来。有的政治家代表整个国家,总结并表达新的内外政策,得到多数人的支持,有的政治家代表自己的社区提出要建一个停车场,得到社区多数人认同,等等。

政治家通常具备相当的说服与协调能力,即对社会各个阶层利益进行说服和协调,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或接受。政治家不能跟着自己的好恶制定政策,他(她)必须时刻考虑到人民的认同与支持,政治家要广泛采纳民意,广泛听取专业意见,协调各方立场,在各方利益的基础上寻找共同的利益所在。政治家的说服与协调能力更像一种表演能力,因此,政治家通常都具有很好的演讲能力。

政治家要有一定公信力。公信力不一定专属于伟大的政治家,哪怕在一个很小的城市都有可能存在公信力很强的个人,他们说的话大家就是相信。任何的政策都可能导致利益分配不均,现实中没有绝对的公平,如果政策制定者缺少公信力,利益相关者都拼命钻法律的空子追求自己的私利,社会就会充满矛盾纠纷。相反,如果有一个很强公信力的政治家,因为信任他(她),一些细微的利益不均大家也不会计较。因此,政治家能够促进社会和谐。

政治家通常具有良好的个人形象。从根本上说,政治家的个人魅力来自政治家的学识、判断力、道德品质等内在素质,但是在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公共政策可调整的空间不大,各派竞争者的立场差别不大,个人形象甚至纯粹的外表形象就显得更重要。政治家外在形象让人感到舒服,这本身就是一种魅力,当社会不急需深刻思想的政治家的时候,偶像型政治家登上舞台也很正常,他们的外在形象对于社会和谐而言也具有重要价值。

                              政治家的品德

政治家在现代社会里是一个受到广泛批评的职业。人们之所以对政治家批评很多,一方面,政治家确实存在承诺无法兑现的情况,即当选之前的政治家和当选之后的政治家面临的问题复杂性可能不一样。另一方面,政治家是受民众之托从事工作,是代理人,委托人当然常常觉得不满意。这也就解释了一些政治家当政的时候受到激烈的批评,而卸任之后则受到更多的尊敬。

其实,民主社会的政治家不大可能是品质很坏的人。一方面,这和政治家具有公信力的逻辑一致,现代政治是开放的政治,政治家作为公众人物必然遭到公众的批评和挑剔,因此,通常而言政治家不大可能是品质恶劣的人。另一方面,政治家的品德较好是和官员尤其是专制社会的官员相比的结论,虽然人们常常觉得政治家夸夸其谈不切实际,但是能够长期作为政治家的人物一定是有相当公信力的人。

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家在任时受到更多的批评,专制制度下的政治家在任时受到更多的褒奖,而卸任以后,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家通常受到更多的尊敬,专制制度下的政治家往往是“人走茶凉”。

从社区到国家,随着治理层级的提高和职责的加重,政治家的责任伦理加重,要求的个人智慧更高,某种意义相对淡化了道德伦理色彩,这就能理解为什么在民主社会越是基层的政治家道德品质更好,在自己的区域更具有公信力,而国家层面的政治家则受到更多的抱怨。

                          政治家与官员

政治家的基本定位是公共政策的制定者和重大事项的决策者,是议员、市长、州长等,而官员的基本定位是公共政策的执行者,是稳定的公务员。官员的顶端是政治家,官员对政治家负责。政治家的上面是人民,政治家对人民负责。

政治家通常具有鲜明的党派色彩或者公共政策立场,有特定的支持群体,而官员不需要这些,官员只需要踏实工作,勤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政治家需要经过选举才能任职,官员由上级任命。选举之后政治家可能换了人,而官员可能在原来的职位上继续工作,服务于新的上级。

政治家的首要能力是感知和代表公共利益的能力,而官员的首要能力是管理和组织能力。政治家通常具有较强的演讲能力以及其他个人魅力,官员通常需要严谨负责、高效率工作等能力。

政治家通常的弱点是执行能力和管理能力差,让政治家埋头执行上级命令很难有理想的结果。官员的弱点通常是机械、呆板,缺乏个人魅力。让官员担当政治家的角色尤其是政府首脑的角色,政府往往缺乏与公众的沟通,制造很多社会矛盾。

政治家与官员具有不同的能力、不同的职责定位以及不同的社会价值。一个良好治理的社会里,政治家承担政治家的角色,平衡社会各方利益,官员承担官员的角色,提高政府工作能力。利益高度多元和复杂的现代社会,如果把政治家抛弃,让官员充当各级政治家的角色,他们可能无法平衡各种利益,他们缺乏个人魅力的形象让人厌烦,他们缺乏公信力,他们制定的即使很好的公共政策也可能遭到很多人反对和漠视,长此以往社会矛盾不断积累。
                     
                          
                        我们的政治家

中国需要政治家,需要各个层次的以政治为业的人。政治就是公共事务,公共事务治理需要公共利益代言人。一个良好治理的社会不是高压下臣服的社会,而是人民发自内心认同和支持的社会。在利益多元的现代社会,需要很多政治家发现并表达各种利益诉求。如果缺少了政治家,利益表达机制不通畅,容易积累社会矛盾甚至酝酿社会危机。

中国不缺少政治家,不缺少那些有意愿也有能力关心公共利益的人。任何一个社会都不缺少现代政治家。他们具备特别的个性和能力,他们是那些热心公共利益的人,关心公共政策的人,关心社会正义的人,在一定范围内具有相当公信力的人。当农村税费负担很重,他们代表村民奔走呐喊。当土地被侵占,他们为了大家的利益上访告状。当社区出了纠纷和冲突,他们能够有效调停。当城市的地方法规制定不合理,他们站出来大声发表意见。

但是,在一个严重缺乏民主机制的社会,这些本应作为政治家的人被官员主导的政治秩序排斥。在一个官员主导的社会,官员们缺乏发现公共愿望的能力,他们只需要服从上级命令,按照上级的要求办事。至于普通公民的不满,他们骨子里并不在乎,只有当不满很严重引起了上级的上级重视他们才会重视。那些关心公共利益的潜在政治家没有机会担任“公仆”的职责,相反,因为他们在民间的道义以及他们对公共事务的关注可能使得他们被权力系统边沿化。

中国缺少的是把政治家选任到“公仆”位置的健全的民主制度。现代政治家通常不可能来自领导的选任,而是来自公众的普选。每一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上级领导选任下级常常会充分考虑领导者自己的利益,他更倾向于一个忠于自己并且具有很强执行能力的人。只有公众的透明、开放的选举,才能选出一个具有平衡能力和公信力的政治家。因此,把政治家放到合适的“公仆”位置需要有健全的民主制度。有了健全的民主制度,经过开放竞争,民众了解了真正有志于公共服务的政治家,政治家也能通过公开竞争展示自己讨好公众的能力而当选公共职位,这样的政治家才能真正成为传说中的“公仆”。

一个现代文明社会应该是各司其职各尽所能的社会,包括政治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都应当如此。上帝赋予某些人特别的个性和能力是为了让他们担任社会必要的合适的职位,那些以政治为业的人,他们通过选举程序当选公职,议员、市长、州长等。这种职业符合他们的兴趣和特长,能够实现他们的人生价值,同时也得到精神的回报以及工资报酬。愿意从事这种职业的人可能有不少的人,他们之间需要竞争,那些品质最好能力最强的人当选,他们是真正的“公仆”。

2009-05-31

1 条评论: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