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5日星期四

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





当下中国人心离散,迫切需要共识。随着文革结束甚至更早共产主义价值观崩溃,执政者试图重新树立中华民族核心价值,但他们找不到。其自身价值观混乱不堪,混杂了来自西方的共产幽灵、中国帝王专制以及儒家传统等等,孔子像摆到天安门旁边很快又移走了就是这种混乱的反映。他们过于自私,向来把保政权而不是把中华民族长远发展放在第一位,他们惧怕自由,惧怕面对人民真正的渴盼,到最后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谁也不知道是什么。

揣摩上意的谏言者找不到。近两年寻找核心价值的学者多了起来,但是他们大都不是科学探索,而是揣摩上意。他们试图从社会主义概念里面找出新东西,而中国已经而且继续在背离所谓社会主义,试图从一党专制里找出自己的特色,又确实上不得台面。他们有太多禁忌,害怕“公义”,害怕“自由”,也害怕“爱”,因为这些概念不是来自祖宗也不是来自社会主义,而且与无产阶级专政不共戴天。

一头钻进祖宗书堆的复古者也找不到。中国古代确实有很多美好价值,比如仁、义、礼、智、信、兼爱、非攻等等,但诸子百家毕竟生活在农耕时代,这些词语的含义适合他们生活的时代,未必能和生产力社会关系发生巨大变化的现代社会相对应。而且即使找出了某些词语可以用于现代社会,但未必就具有中华文明的代表性,比如,到底诸子百家的哪一家代表中国传统?到底是写在书上的还是真实的社会生活是中国传统?官方宣扬的儒家的还是民间道教是中国传统?就说儒家,有些概念比如君臣父子显然不适合今天,有些概念比如仁,仍可解释用于现代社会,可是凭什么说仁就代表中华文明而君臣父子就不代表呢?试图从古代文明里寻找代表中华而又符合现代社会的价值观,找错了方向,当代中国最大的误区之一就是以为中华文明就只是古代中华的文明,而不是当代13亿中国人创造的辉煌文明。

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应当具有以下特征:

它源自基本的人性。只有源自基本人性的价值才有持久生命力,比如对自由的追求,对温暖与爱的渴望,这些最本能的冲动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根本动力。核心价值不是专制者强加给人民的主义,也不是谁的发明制造,而是发现人性中那些最美好的渴望,把这种普遍的渴望用最简单凝练的方式表达出来,成为一个时代的旗帜和象征,激励人们为一个美好的社会而奋斗。

它属于这个时代。人类价值观随着生活方式改变会有变化,比如斯巴达人杀死不健康的婴儿符合那个时代的道德,而今天人类照顾弱者是重要的美德。我们重建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它应该属于这个时代,它必须建立在近几百年来人类生产力、社会关系、生活方式巨大变迁的基础上。它不是已经普遍实现的道德,比如生命极端重要,但在我们这个时代,生命权的保障是不言而喻的,已成为各国法律,就不能说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价值。它也不是遥不可及的,比如自由,数百年前对于人类而言是奢望,离开部落就是死路一条,在免于自然的生存威胁后,一个人追求自由才有可能,所以自由成了近代以来生产力大发展以后的普世价值。再比如公义,人类基本告别丛林法则“仓廪实”之后弱者的社会保障才成为一种普遍权利。一个时代的核心价值,尤其是引领一个民族伟大变革的核心价值,它是“这个时代”普遍的渴望,并且能够在这一代变成现实。

它普适全人类。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传统的印记,尤其是在专制时代各国法律制度会有很大差异。这些印记有的会被别国借鉴传播,有的消亡了。在自由竞争的环境下,那些最具有生命力的广泛传播的观念和制度成为普世价值。在全球迅速一体化的今天,我们民族的核心价值一定要能够普适全人类,即使今天它还没有被全人类认同,但它必须具有普适全人类的巨大潜能。以中国国情中国特色为借口固守专制制度和奴性文化,这样的民族没有前途,我们必须具有面向未来的视野,以开拓人类新文明时代的胸怀发现我们民族的核心价值。

它应当是一个简洁和谐的有机整体。寻找中华文明核心价值不是要罗列一堆美好的词语,寻找的意义在于把那些美好的理想凝结成一个符号,一面旗帜,它应当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凝聚力,同时也应当具有符号化的简洁、易传播、时代感等特征。它应当是最简洁的词语构成一个美好社会的理想。

它是“我们这一代中国人”的探索和实践。文明一涉及“中华”,很多人习惯于钻进祖宗的书堆,能代表中华的为什么不能是我们这一代人呢?法国的“自由平等博爱”不是几千年前法国祖宗的口号而是法国革命那一代人提出的口号。传统是我们的过去,是我们祖先的传说,是我们盛大节日的序幕而不是庆典的主要内容。如果我们至今还捧着祖宗的饭碗,还试图从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寻找照亮今日人类文明的灯塔,那中国人也太失败了。我们可以向祖宗寻找灵感,因为迄今为止人类所有的重大问题远古人类都思考过,至少想到过,我们可以从仁爱那里找到普世价值的影子。但是,这个时代的中华文明核心价值必须来自这个时代的中国人的发现和实践。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是中华民族,悠久的中华文明历史属于我们,我们今天发现和实践的核心价值就是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


为什么是自由、公义、爱?


自由、公义、爱作为一个整体最能体现人类生活的理想状态。自由是个体免于奴役和恐惧,真实的自在的生活,人的自由是所有国家和社会的目标。公义是人与人之间的公平正义,也是恒久的道义和良心,是国家建立民主法治制度的目的,也是政府执政的标准。爱是是人类最美好的情感,爱给予自由和公义坚实的基础,并因自由与公义得到更好地表达。最大限度的个人自由——自主财产、自由择业、自主生活、自由旅行和迁徙、自由信仰、自由表达、自由参与政治……最大多数人满意的公平正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强者有制约,弱者有保障,人人各司其职,各尽其能,各得其所……最幸福的社会——没有宗教战争,最少彼此误解和伤害,最少隔膜和敌意,人人彼此相爱,爱人如己,一个简单而幸福的社会。

自由、公义、爱属于这个时代,属于人类,属于中华文明。自由是我们时代每个人的渴望,无论信仰什么,追求什么,人都希望随心所欲无拘无束,中国人同样渴望自由,千千万万人正在为《世界人权宣言》和自己国家宪法列明的那些普世的自由权利而奋斗。我们将建设一个最多自由的国家,因着爱与公义,这将成为现实。公义包含公正、道义和良心,在民主、法治、市场经济、社会保障完善成为一种可能之后,此世的公义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价值,它同样是我们中国人的追求,而因特权横行,中华民族更加渴望公义。我们要建立一个民主法治健全的国家,不仅有自由的选举、科学的权力制衡,还有日常公民广泛的参与,并在此基础上建设一个最大多数人满意的公义社会。基于全球一体化,基于新的超越传统宗教分歧以及宗教科学分歧的知识的传播,超越国家、民族、信仰的爱将要成为现实。13亿人共同创造一个敌意和分歧最少的社会,一个充满爱的人世间,让我们的国度成为人类理想生活的楷模,这将是中国为人类做的最伟大的贡献。

自由、公义、爱,它将靠我们这一代炎黄子孙的努力变成一个民族的民族精神,变成一个幸福美好的国家楷模,由此打上中华文明的深深烙印。在一个人心失散的时代,我们民族在此旗帜下重新凝聚,而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它将作为一个时代的象征永远飘扬在那里。在一个千年专制的国度,在一个特权腐败深入骨髓腐朽堕落的阶级社会,在一个敌意仇恨恣意张扬爱与信任如此缺失的丛林社会,人们如此渴盼自由,渴盼公义,渴盼爱,这热切的渴盼将汇聚成浩瀚的历史潮流,冲破千年专制的堤坝,清扫一切心灵的污秽、阴暗、猥琐,消融冷酷的面具和心灵的藩篱,见证我们的自由中国、公义中国、爱的中国。这将是一个令世人敬仰的伟大国家,这将是一个引领人类新文明时代的伟大民族,这个民族的核心价值必将成为全人类的普世价值。




公民2012/11/9

1 条评论: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

    回复删除